首页 >> 国内新闻

女垒主教练珊与女曲教练金昶伯的故事
2004-04-12 10:23
[字体: ]

  中国女垒的美籍主教练珊,在训练中与队员产生了沟通上的障碍,在大家正着急的时候,一个人悄悄地站了出来———
金昶伯当“政委”    南国羊城,即使在初春,中午的太阳也能把人逼出汗来。
    12点多了,黄村基地训练的中国女垒还没下课。全体队员列着整齐的队伍,等着5号队员完成最后一个“扑球”好下课。下午一点半,还要接着训练呢!
    严肃的主教练珊站在一边。
    也许因为太累了,5号队员不是没接着,就是动作不正确,好多次之后,终以一个漂亮的难度动作扑着了球,赢来了队员们“哗哗”的掌声……
    垒球协会的工作人员对新来的美国教练珊说:这堂课大家很满意。
    珊笑了:“这只是开始,还是温柔的。更严厉的还在后面!”
    这是自珊上岗后,最成功的一次课。垒球协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这其中,有金昶伯的一份功劳。
    金老师不是女曲的教练吗?怎么管到垒球来啦?
    金昶伯:“那我来帮你吧!”
    今年2月13日正式到队的珊,今年45岁,身材高挑,金发短短,干练而有活力。她曾经担任加拿大女垒和全美女垒青年队教练,执教经验丰富。她此前曾来华进行了两周的试训,从试训的情况看,她以独特的训练方式、方法赢得了队员们的普遍欢迎。
    然而,由于文化与对训练定位的理解差异,使得珊与队员、助理教练们迟迟还未进入最佳配合状态。奥运会在即,实在没有太多的时间花在磨合上。如何尽快沟通、尽快地相互融洽,尽快地将球队带入最佳训练状态,从队员到珊、到垒球协会的官员,大家都很着急。
    在一次聊天中金昶伯知道了这事,就主动对小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江秀云说:“那我来帮你吧!”“一切由我准备,您不用费心。”
    金昶伯:“我能请你吃晚饭吗?”
    中国女曲与女垒的训练场地紧挨着。上个周末一天下午下课,金老师隔着铁丝网向珊,微笑地发出邀请:“我能请你吃晚饭吗?”
    当晚六时,他们带着翻译来到了广州假日酒店的一间包房。
    金老师掏出一个小本来:点菜。
    陪同的翻译感慨了:这个小本上,有一串酒店名字,酒店名字下更有一串串菜肴的名字———为了这次谈话有一个良好的氛围,金老师做了多么认真的选择和准备!假日酒店是美国人开的,这里有最棒的牛扒,来自美国的珊一定爱吃。
    珊似乎没有太多的心思品尝,她一坐下,就以美国人的直率开门直奔主题:金老师,我现在有几个问题很困惑,请你帮助。第一个问题:质量和数量哪个重要?
    “比如,我认为,击动作不正确100棒,还不如击正确动作的50棒。您怎么看?”
    金老师说:“刚来时,我的思路也和你一样。但韩国人也好美国人也好,都与中国人不同,所以这种想法在中国就未必行得通。中国队员的思维更被动一些。比如做菜,说个菜名,美国、韩国队员就会去菜场采购,然后做好。但在这里,开始大家还不了解,你就得去把菜买好,还要做好。”
    珊:“带中国队员有些什么经验?”
    使珊困惑的第二个问题是“感觉不到助理教练的主动帮助,与大家还不默契”。
    金昶伯说,你是主教练,开始凡事要靠自己。把所有的细节都想到,安排到,每一条都要交待仔细。只要他们做就行了。
    望着苦恼的珊。金昶伯说到自己:“我刚来时也困惑,也难过。好几个晚上都独自坐在平台上,望着满天的寒星掉泪!”
    珊的眼泪一下涌出来。
    “那么,请问金老师,带中国队员有些什么经验?
    金昶伯表示只好先用“魔鬼般的残暴手段”,达不到训练目的,不能吃饭、不能睡觉!他说:“其实,中国人有很大的潜力,但他们不知道自己有潜力,你的训练得想法把它挖掘出来。在我的训练中,罚到晚上10点,12点都有。”金昶伯对珊说,他听到过女垒的队员反映:训练量不够,训练不解渴,有些技术,刚练得有点感觉就停止了,要是能再加一点量,也许会更巩固。
    珊表示奇怪:对运动员训练那么狠,你怎么就能与队员成为这么好的朋友?怎么能走进队员的心里去呢?
    金昶伯说,一定要主动。
    珊:举个例子。
    金昶伯:比如,我发现基地路边有几个大排档,虽然不上档次,但队员们有空总爱到那里去解馋。我就故意在无意中散步走到那里,碰见她们就说,哦,你们在这里呀,爱吃什么,老师给你们买!
    于是,坐下来,一起吃,又喝啤酒。队员们觉得外教又给她们买好吃的,又和他们一起吃大排档,心就贴近了。
    当然还有其他办法。队员过生日,一个小小的礼物,开一个普通PARTY,她们就会感动流泪,因为也许她们的父母都没这样为她们过过生日。
    金昶伯:“他们对你的那份情感是在任何国家都找不到的!”
    “我还要给你个建议:依靠协会和领导力量。在我的工作中,协会给我的帮助很大,我在中国执教几年的经验之一,就是协会、小球中心都会给你极大的支持。他们对完成奥运会目标,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和热情。也要相信你的运动员。中国人很善良,很热心。沟通好了,他们对你的那份情感是在任何国家都找不到的!“
    金老师鼓励这位新来的同行说,你是个很有头脑、很有思想,技术水平高,也很有能力的教练。你一定会通过自己的思考,成功地带好这支队伍。金老师还笑着说:“没关系,有问题尽管来找我。想哭的时候,也来找我,咱们一起哭!”
    他们离开酒店时,已到晚上10点钟。

    一点就透的珊,在第二天的训练中就有了不同的味道。队员、助理教练、小球中心领导,还有她自己,第一次在艳艳的春阳下感受到相互理解的愉悦。
    最令小球中心副主任江秀云感动的,还是金昶伯的回答她表示感谢时的那句话:“没什么,都是咱们小球中心的项目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