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国内新闻

加拿大女教练执掌中国女垒
2004-04-12 10:28
[字体: ]

  中国女子垒球队引进了一名加拿大主教练。珊·麦克唐纳德就这样风尘仆仆地来到了中国。到中国一个月之后,她已经有了明确目标,她来中国就是为了带领女垒冲击奥运会冠军。

  在女垒的训练场边挂着巨大的横幅——用汗水、泪水、血水铸就雅典金牌。而且与女垒训练场一墙之隔的女曲就是她们学习的目标,另一条横幅上书——是英雄,是好汉,誓与女曲比比看。

  对她的考验却马上就将到来,18日她们就要前往新西兰参加比赛,这将是在集训结束后的第一次检验,在奥运会之前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教练组的中国教练提起目标都是夺取奥运会奖牌,不知把金牌当作目标的珊是否能够给中国队带来惊喜。

一天工作15小时

  “一天15个小时,把我也拖在旁边,我说她是工作狂,她还不承认。”这就是刘庄宜的抱怨,不过作为中国女垒的国际级裁判,被借调做翻译的刘庄宜也对珊的敬业佩服不已。但当珊自己谈到这一点时,她却说:“不是工作狂,我只是努力工作而已。”

  除了每天上午、下午的正常训练,珊到了晚上还会让个别队员进行特别训练,当然这就势必要使她没有自己的时间,泡在训练场上或许就是她的快乐所在。她也承认目前在生活中与队员的交流太少:“没有时间啊,天天都要训练,剩下的时间就只够吃饭睡觉了。”在刘翻译不在身边的时候,她也还会查阅各种资料,脑海里也不断掂量着如何才能把她的经验全都传授给队员:“最重要的是教会她们如何比赛,在训练时,我首先要让她们学会比赛,其次才是让她们在训练中得到快乐,而努力我想每个运动员都具备这样的素质。”

  她还把投入的个性注入到生活的点点滴滴之中,她虽然来中国的时间不长,但已经对周围的人们有了初步的印象,她用一个外国人的眼光发现了不少“怪事”:“中国人都非常好,这毫无疑问。但我有时觉得很奇怪,我曾经看到有人住着很小的房子,但却在家里放着很大的电视机,我觉得难以理解,可能这又是文化差异吧,大家的选择好像有很大不同。”

  珊有一种乐观的精神,来中国她既要舍弃物质的诱惑,又要失去精神上的鼓励,但她仍然表示现在的工作情况比她预想的要好得多。“我对于中国女垒的情况感到很惊喜,第一次见到她们时,我就发觉她们比我想的要出色。”

  对于中国的同伴她也格外珍惜:“虽然我们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,但也许那就是文化差异,但我真的很高兴看到大家都那么努力。无论是教练员还是运动员,我们都非常辛苦,但我想这样的付出会有价值。”

  当然她也很想念她在加拿大的父母,不过她已经在美国居住了15年,因此她更想念的是她在拉斯维加斯的朋友。“我的家庭成员里还有非常重要的一个,那就是辛巴,我的狗,离开它我真舍不得,我只能把它寄放在我最好的朋友家了,可惜我不能和它打电话。”

20年前就与中国结缘

  “我是一个爱冒险的人,除了吃的东西我永远不会冒险尝试,其他的我都会竭尽全力去尝试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,来中国无疑也是一个巨大的冒险。”珊的眼神直视前方,此时有万千个片段在她的脑海里闪回,来中国符合她的个性,但是否成功现在还不得而知。

  珊和中国结缘是在20年之前,当时她还是加拿大女子垒球队的成员,那一次她来北京参加比赛。中国、日本以及周边的很多地区,在她的脑子里根本就没有具体的概念,但长城的雄伟将她深深震撼。或许当时那个看着“Great Wall”发呆的女孩子就已经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,她甚至觉得生命的历程也只是在一道墙的宽度里前进。冥冥中她是要再来中国的,去年国际垒球联盟与中国垒球协会达成了协议,国际垒球联盟将会帮助中国的垒球事业发展,于是当时也在参加这个会议的珊就离中国越来越近了。

  虽然她不清楚中国的版图,但她勇敢地接下了这个任务,要知道她的网名里都有冒险(adventure)这个字眼:“我告诉自己要冒这个险,我想我做的也真的值得。”来中国之前,她一直在美国工作,担任得克萨斯大学女垒的教练。

  不过对这个什么都爱冒险,惟独吃东西太保守的加拿大人来说,来到美食天堂中国还真有点浪费。“我最爱吃的是米饭。”珊甚至把米饭当作了一道菜,“其他的东西我很少吃,蔬菜、鸡翅、一点点牛肉。”来中国一个多月,她也会偶尔去回味一下西餐,不过也不过是去了两次麦当劳之类的快餐店。她还很高兴地宣布,在刘翻译的带领下,她开始尝试吃一点猪肉,仿佛这是一个比来中国更大的冒险。